· 在会议提出的这八项战略部署中

在会议提出的这八项战略部署中
来源:http://www.2378.org.cn 作者:河南省三门峡市把媒工贸有限公司 - www.2378.org.cn * 发表时间 : 2020-08-05 02:04

“接纳的可能是产业,也可能是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还可能是一些协会和研究机构。帮助河北扶贫建设的一些项目,也可以先行试点。”陈耀举例说。

陈耀表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方案中要有一些民主化机制。产业搬迁方案涉及到太多部门的利益,确定方案不能只是自上而下地进行,还要由下而上达成共识。要让大家对方案有逐步认识和接受的过程,这样能够使搬迁方案中提出的任务得到真正推进。

会议强调,要积极开展改革创新和试点示范,以点带面、先易后难,切实把重大改革任务、试点示范方案、创新驱动举措落到实处。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我国的重大发展战略,为确保京津冀协同发展能够取得成功,在加强战略部署的同时,也要注意实施过程中的细节问题。

陈耀补充强调,任务明确后要采取的措施是督办,要建立健全工作督办机制,发挥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作用,检查和评估任务完成的质量。

有不少专家公开表示,现在对京津冀三大主体的定位没有抓住京津冀的主要问题。京津冀协同发展如果不以天津为经济中心、产业中心、物流中心来构建的话,京津冀协同发展将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现在对京津冀的定位还是以北京为核心,铁路、公路的建设都是以北京为中心呈放射状发展。天津是我国最重要港口之一,如果没有便利的交通及时对货物进行疏散,将会阻碍天津的经济发展。

此外,刘勇表示,第二个值得探讨的战略部署应是加快编制京津冀“十三五”规划和有关专项规划。刘勇指出,现在是编制“十三五”规划的关键时刻,“十三五”规划对京津冀协同发展非常重要,其中涉及到了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定位,尤其是对京津冀协同发展内部三大主体的定位。

在会议提出的这八项战略部署中,哪一项是目前最首要、最当务之急的任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第一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刘勇近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无疑是这八项战略部署中最为关键的部分。

会议强调,要尽快明确路线图、时间表,落实具体单位;要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严防在北京周边盲目炒作房价;在交通、生态、产业三大领域率先突破;科学论证选准选好项目;积极开展改革创新和试点示范;加快编制京津冀“十三五”规划和有关专项规划;建立健全工作督办机制,发挥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作用等八项重大战略部署。

会议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学习李克强总理重要指示批示要求,总结前一段的工作,围绕全面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研究部署下一阶段工作。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则表示,尽快明确路线图、时间表,落实具体单位,应该是目前京津冀协同发展最首要的任务。

7月24日,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推动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主持会议并讲话。

陈耀解释道,推进《纲要》里涉及的一些任务,尤其是要在2017年取得明显突破的,首先是要把这些任务明确到具体的实施单位、实施主体。

刘勇也表示,可以以功能定试点。北京要疏解的非首都功能主要有制造业、一定范围内的教育机构、医疗机构还有一些行政部门。天津要疏解的则是大型制造业以及污染较大的产业。可以凭借这些功能的性质,建设区域性的试点。“大家比较看好会成为改革试点优先选择的地方是石家庄、曹妃甸、沧州,以及距离北京和天津较近的保定、廊坊。但不排除在其他地方建设试点的可能。”

对此,陈耀也提出了相似观点。陈耀认为,虽然,目前来看,试点建设的重点是什么还不太明确,是试点进行疏解功能方面的示范,还是改革创新方面的示范,但试点可以根据接纳功能的性质确定。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通州房价飙升,已步入3万元时代。对此,政府部门应采取哪些措施,切实防止“盲目搞房地产和炒作房价”的行为发生呢?陈耀指出,通州作为北京的行政副中心,房价上涨是必然趋势。行政副中心带动了行政资源集中,公共设施配套建设会更完善,房价自然会随之提高。目前,大家主要担心的问题是未来到通州工作生活的人会因房价过高而买不起房。这一点不必过于担忧,政府部门一定会在通州预留土地,布局建设经济适用房,确保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在转移出去时可以买得起房。

刘勇补充强调,炒作房价的底线是不要违法,不能欺骗消费者。如果有行动方案被媒体大肆炒作,政府应该及时辟谣,向公众做出解释和说明。

对于如何选择试点的问题,刘勇指出,我们国家还是第一次进行这样大规模的区域调整,建设试点是很必要的。京津冀地区实现产业转移,可以在建设试点的基础上,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促进整个转移过程平稳进行。

对此,刘勇指出,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时,着重疏散低端产业是正确的。但在疏散人口时,可不必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疏散低端人口上。刘勇认为,应该从北京市中心疏散出去的反而是高端人口,这些人口的普遍特点是有较好的经济条件,能够承担一定的交通成本,需要更好的居住环境。在北京郊区建一些高档的别墅或住宅区,能够吸引部分高端人口入住,一定程度上也会起到疏散北京人口的作用。“西方国家城市郊区化就是高端人口向郊区转移。”刘勇如是说。

“解决北京大城市病的核心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后城市规划会得到改善,有利于政府部门加强城市管理。”刘勇指出,从调整城市结构的角度来看,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有很多,把这些功能疏解出去需要一段时间。因此,实现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目标是一个长期过程。目前,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要做的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日常的城市管理要不断改进,二是要对城市基础设施的功能进行完善。

对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这八项战略部署中最关键的部分,解决北京大城市病的核心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后城市规划会得到改善,有利于政府部门加强城市管理。

上一篇:从而让用户真正得到实惠 下一篇:没有了